父亲讲给我的一个故事


出来上学,每年过年的时候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家家乡的变化总是让我惊奇的意识到离开后家乡一直在默默地变化着,这个变化我没有参与,它在遥远的那片土地上悄悄地发生着,每次与家人通话,电话那头像忘了我也是那片土地的一部分似的,我没有得知那边的更多变化,回家了,重新为这个村子历史理出了变化的时间表。

这期间不泛父亲的故事。父亲的没上过几天学,可他的故事总是让我每每想起都觉得生动隽永。

他说,老年人(本村的)卖菜的时候被骗子把一天卖的钱全抢走了。他越来越笨了,以前是个多么精明的人啊!
我总是喜欢故事的细节,我追问父亲怎么被骗的。
他说,卖莲菜回来的路上,一个人走过来搭讪,问,你卖一天菜能卖多少钱?
老年人说,二百多块!
那人不屑的说,我就不信,一天就能买二百多!
老年人说,有啥不信的,就卖了这么多,我骗你干啥的!
那人进一步说,我不信,你掏出来,我看看。
老年人,就刚掏出来,就被人家抢了。

父亲接下来就说,老年人以前很能干精明的人,怎么一下子笨了。去年的时候就还被一个女人骗过一次,把钱全骗走了,好像就越来越笨了。

我记下这个故事,只是觉得他还是个故事,它让我想象的空间很大,我能想见那些细节,那个时间的紧张气氛,那些我在脑海中扩展开来的东西,我都挺喜欢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