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包和手表

【钱包】

回忆总是甜美的。引导回忆的物什也都是很细微而可爱的。
我掏钱付饭钱时,看到钱包破了几处,想起儿时的纸钱包也常常破了。高中之前我的钱包都是纸折叠的,记忆中我的技术很高超,几分钟就叠好一个,而且很好看,现在完全不记得折叠的方法啦。
我那时最喜欢的一个钱包是偷用母亲剪鞋样的牛皮纸做的,那时真爱不释手,尽管里面没有放钱超过五角的,放一些贴画之类的卡片,那时最大的企望就是能有几张十元的,即使放一会,几个小时也是很幸福的。
现在我发现钱包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情结。即使里面没有钱,它总能给我一种念想:有一天我会再次填满它,对于我来说放进去的不再是钱,而是一种情感还有鼓励。
拥有钱包是幸福的,如果在你眼中它成了一种精神或者情感的暗示,你会觉得拥有一个即使是纸做的又何妨呢?

【手表】

望着手腕上从小商贩那里花五十买来的欧米茄(omega)【假的】,我想起儿时我那块不会走动的手表,它从记忆里愈来愈清晰地显现出来,那是我用蓝色圆珠笔画在手腕上的。
指针永远指向着6和12,因为那时我是如此的渴望着放学(18:00)去做我自己的事情。
拥有一块心仪的手表应该是每个孩子儿时的渴望,不知道是因为怕上学迟到挨老师的训斥,还是渴望长大,盼着一分一秒的逝去,我就与成人的世界更进一步了,那时我把自己的成人定在18岁,可是现在我已经22了,我依然没有成人的——儿时梦想的——那种感觉。
今天,手表和时间分开了,或者说时间从手表的指针的跳动中脱离了出来,我强烈的感到,它成为一种装饰品,一种奢华品,它成为主人的身份和地位的暗示,不再是死神的追逐你时的喘息,也不再是成长的一面公正的镜子。

标签: 词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