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5日


1,“当他们舞动着发出尖声嘲讽,
这世界就闪动着金属和宝石,
使我心醉神迷,我狂热的钟情,
那种种混合着声和光的东西。”

———恶之花 《首饰》

雾随夜的降临渐渐的浓了起来,我刚从寝室的出来就闻出海的味道,它夹海风里穿过城市的街道的美化林而来。我好容易找了一个教室坐定,急忙向窗外望去,不远处那排教室的灯光也模糊了起来,我的心也跟着变得柔情了,暗下心来读《追忆似水年华》,今天的阅读带给我一点小小惊讶,因为我竟会对“我已不再爱她”之类的话语伤感起来,而且比那些表白爱的永恒的深情缱绻拥有更大的魔法似的,深深将我攫住,想起曾经那些我迷恋过的女人,如今我已不再爱他们了。我想对自己说,如果有一天你对曾经爱着的女人已失去了那份爱,也不要为这些怨恨自己,因为真的爱已经死去。。。


2,好像伟大的作品都有一个精彩的开头,我甚至觉得用“精彩”这个还不足以说出我心中的那份由衷的佩服之情。
那绝无仅有的精彩的开头把我记忆的海岸线一次又一次的冲刷,我怎能忘却那只有静下心来细细品味带给我的收获,我总愿意用“智慧”来说明这种感觉,其实到底我也形容不出来。
标签: